北京声驰律师事务所

400-026-6026

   全国服务热线

荣达租赁有限公司申诉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18)最高法执监659号

申诉人(申请执行人):荣达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密云区兴盛南路8号院2号楼106室-430(商务中心集中办公区)。

法定代表人:刘利民,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祯祥,北京市鑫兴(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红,北京市鑫兴(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被执行人、复议申请人):中国轻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乙22号。

法定代表人:余鼎荣,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颖,北京声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荣达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达公司)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山东高院)(2018)鲁执复93号执行裁定,向本院提起申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山东高院查明,荣达公司与中国轻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轻工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济南中院)于2016年5月16日作出(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主要内容为:一、中国轻工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荣达公司租金40783136.77元;二、中国轻工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荣达公司逾期租金占用利息1169489.04元(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计算至2015年3月6日,嗣后至该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以租金40783136.77元为基数,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计算);三、中国轻工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荣达公司违约金604058.94元(违约金计算至2015年3月6日,嗣后至该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违约金,以租金40783136.77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9%的标准计算)……中国轻工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山东高院于2016年9月12日作出(2016)鲁民终1698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执行中,济南中院于2017年12月22日作出(2017)鲁01执恢172号之二通知书,主要内容为:“……先后执行被执行人中国轻工公司3629000元、执行中国轻工公司对第三人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到期债权57294931元,共计60923931元(含执行费12.5万元)。经荣达公司和中国轻工公司对账,双方认可如不计算有争议的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857.96万元,中国轻工公司仍应支付荣达公司123.6717万元(扣除已结算执行费35025元)。经本院研究,(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包含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故截止到2017年12月20日,中国轻工公司应支付荣达公司欠款数额为981.6371万元。”

中国轻工公司不服,向济南中院提出异议,请求撤销(2017)鲁01执恢172号之二通知书中要求中国轻工公司支付迟延履行期间一般债务利息的决定并裁定本案执行终结。事实与理由:1.从生效法律文书的具体判决内容看,生效法律文书未判决给付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上述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有关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如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一般债务利息的,该一般债务利息不予计算。

荣达公司辩称,1.生效判决既明确了中国轻工公司应承担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又明确了逾期租金占用利息的计算方法,即按《租赁合同》约定计算至全部租金清偿之日,而不是中国轻工公司所称的判决没有确定给付一般债务利息。2.《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规范民事判决主文中“逾期借款利息计算截止日期”表述问题的通知》(鲁高法办〔2017〕61号)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在民事判决中确定逾期借款利息的计算方式时,对于原告主张逾期借款利息至被告“实际给付之日”、“实际清偿之日”或者“清偿完毕之日”的,民事判决主文关于逾期借款利息的截止日期应统一表述为:以××为基数,自××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利率计算。对于原告主张逾期借款利息至“起诉之日”或者“判决生效之日”等时间节点的,一审法院可以在立案、审理阶段对《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关于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的规定予以释明,并在原告明确主张逾期借款利息至被告实际给付之日的前提下做出相应判决。在此通知下发之前的判决出现表述不一的情形,是法院没有统一裁判尺度造成的。法院应维护金融机构等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做出有利于债权人的解释。3.中国轻工公司支付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加倍利息,年利率仅为6.39%,而荣达公司的资金成本已远远高于该利率。在《迟延履行利息解释》出台之前,当事人尚能获得双倍的迟延履行利息,在解释出台之后,因法院判决不明确,导致中国轻工公司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对荣达公司是不公平的,也不符合迟延履行制度的立法目的。综上,中国轻工公司的异议请求不能成立。

济南中院认为,(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确定了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的计算标准和方法,即以租金40783136.77元为基数,中国轻工公司向荣达公司支付自2015年3月7日至本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利息损失,利率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计算。根据《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的规定,本案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应当依照(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计算。而加倍部分的债务利息在上述司法解释中亦有明确规定。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两者相加之后即为中国轻工公司应当支付给荣达公司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另,中国轻工公司主张(2017)鲁01执恢172号之二案件应当立即结案的请求,不属于执行异议案件的审查范围。综上,中国轻工公司的异议理由于法无据,于2018年3月21日作出(2018)鲁01执异21号执行裁定,驳回中国轻工公司的异议。

中国轻工公司不服,向山东高院申请复议,请求:一、撤销济南中院(2018)鲁01执异21号执行裁定;二、撤销济南中院(2017)鲁01执恢172号之二通知书,并裁定终结本案的执行。事实与理由:异议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本案生效判决第二项的内容为:中国轻工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荣达公司逾期租金占用利息1169489.04元(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计算至2015年3月6日,嗣后至该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以租金40783136.77元为基数,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计算)。从判决的内容看,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应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而不是计算至债务清偿之日,计算期间错误。

山东高院认为,《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本案中,济南中院(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明确至该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应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计算,但该民事判决未明确给付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应不予计算该利息。济南中院认为应当按照《租赁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与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不符,应予纠正。综上,中国轻工公司的复议请求成立,山东高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2018)鲁01执异21号执行裁定;二、变更(2017)鲁01执恢172号之二通知书中中国轻工公司应支付荣达公司欠款数额981.6371万元为123.6771万元。

荣达公司不服山东高院复议裁定,向本院申诉,请求:1.撤销山东高院(2018)鲁执复93号执行裁定书;2.裁定中国轻工公司支付荣达公司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857.96万元。理由概括为:(一)正确理解《迟延履行利息解释》中一般债务利息的含义及适用,无论生效法律文书的判决主文如何表述一般债务利息的截止日期,均应当从生效法律文书指定的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至被执行人履行完毕之日止,方符合立法本意。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于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是否包含一般债务利息取决于生效法律文书是否确定给付。如果生效法律文书确定被执行人应当履行除主债务以外的利息债务的,那么如果被执行人迟延履行主债务的,被执行人应当就其迟延向申请人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除此之外,因被执行人迟延履行还应受到惩罚,故应当就其迟延向申请人加倍支付利息,而该加倍部分债务利息是所有迟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被执行人(包括仅应当履行债务如侵权案件和既履行主债务又履行主债务以外的利息债务如借贷案件)都会受到惩罚。(二)本案属于生效法律文书已确定计算一般债务利息的情形,不应以判决主文仅判决“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计算至2015年3月6日,嗣后至本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为由不予计算中国轻工公司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济南中院(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生效判决)中既判决中国轻工公司偿还荣达公司租金,也判决中国轻工公司偿还荣达公司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计算方法为“以租金40783136.77元为基数,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计算”。因此该生效判决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所述情形,即“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给付该利息”。(三)同时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符合平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要求。在判决主文表述为“指定履行期间届满之日止”时,对于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仅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至清偿之日止,而不计算一般债务利息,会造成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严重失衡的情况。日利率0.0175%等于年利率6.39%,如果当事人约定的合同年利率或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年利率高于6.39%,如果不计算履行期间届满之日以后的一般债务利息,势必造成被执行人在迟延履行期间需要支付的利息标准反而低于未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标准,这等于变相鼓励被执行人迟延履行债务,严重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利益,有违平等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原则,有违《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的立法原意,也不利于解决执行难问题。(四)最高人民法院在该类案件的判决主文存在表述差异,但均认为不影响债务人延迟履行期间一般债务利息的计取。首先,在涉及有利息给付请求及判决的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主文表述不一致,通过检索裁判文书,以贷款合同纠纷为案由,检索2017年度最高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文书24份,其中判令支付利息至“实际给付之日”或“付清之日”的判决文书15份,占比62.5%,判令利息计算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的判决文书9份,占比37.5%。其次,关于“利息计算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是否会影响债务人迟延履行期间一般债务利息的计取,最高人民法院的认识也有差异。有的判决认为将判决表述为“利息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更为妥当,如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939号案;也有的判决认为“利息计算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并不影响迟延履行一般债务利息的计取,如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266号案。(五)山东高院(2018)鲁执复93号裁定机械适用《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的相关规定,违背生效民事判决真实意思,执行内容与判决主文不符,最终导致申请执行人利益受损、被申请人获利。本案执行法院济南中院认为(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的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包含迟延履行债务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与荣达公司的诉讼请求相符,与裁判法院济南中院的裁判本意相符。山东高院(2018)鲁执复93号执行裁定书无视生效法律文书中确定的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的计算标准和方法,仅以判决主文将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计算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即认为该民事判决未明确给付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认定被执行人中国轻工公司无需向荣达公司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应当支付的一般债务利息,最终造成被执行人中国轻工公司迟延履行生效判决反而获利的荒唐后果。

中国轻工公司提交答辩状,请求本院依法驳回申诉人荣达公司的全部申诉请求。理由如下:1.《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规定:……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2.济南中院(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有关“逾期租金占用利息”,明确判决至“本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自“本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至“债务清偿之日(即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并未判决给付。3.依据上述事实,结合法律规定可以明确,申诉人荣达公司主张的自“本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至债务清偿之日(即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不成立。4.申诉人荣达公司申诉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及理由不成立。申诉人荣达公司在无判决内容作为依据的前提下,提出“……一般债务利息应当从生效判决文书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一直计算至被执行人履行完毕之日,方符合立法本意”,“同时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符合平等当事人合法权益原则的要求”等主张,仅属于申诉人荣达公司单方主观臆测,明确违反法律规定。5.山东高院(2018)鲁执复93号裁定书,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正确,裁定结果正确。

本院对山东高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本案执行依据即济南中院(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主文第二项“被告中国轻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原告荣达租赁有限公司逾期租金占用利息1169489.04元(逾期租金占用利息计算至2015年3月6日,嗣后至本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以租金40783136.77元为基数,按照《租赁合同》的约定计算”是否确定了被执行人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

从济南中院(2015)济商初字第60号民事判决书主文第二项表述来看,其对该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前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予以明确,但对于该判决确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后的逾期租金占用利息(即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未予确定。因此,山东高院根据《迟延履行利息解释》第一条“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之规定,认定该案执行程序中不应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符合法律规定,应予维持。申诉人荣达公司如果认为原判决没有确定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存在错误,可以通过其他法律途径寻求救济。

综上,山东高院(2018)鲁执复93号执行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荣达公司的申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129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荣达租赁有限公司的申诉请求。

长  邱 鹏

员  薛贵忠

员  朱 燕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王晓萌

员  陈晓宇


文章分类: 子页 文章1
分享到:


专业律师访谈,与律师心贴心距离

——————————————————————————————————————